中国怀梆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8467866|回复: 0

赵玉清:怀梆是我的精神家园

[复制链接]

18

主题

21

帖子

8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84
发表于 2018-5-9 16:54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 她是《朝阳沟》里的拴保妈,是《野火春风斗古城》里杨小东的妈妈,是《红色种子》里的花小凤……她演过的每一个角色,都深受戏迷的喜爱;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自然传神,一举一动都是那样活灵活现。她就是“怀梆之花”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怀梆代表性传承人赵玉清。



  赵玉清对怀梆有着蝶恋花一样的痴迷。她不拘泥于传统怀梆戏的形式,发展了“后嗓” 的表现力,第一个将”后嗓”由男生唱腔引入女生唱腔。

  如今,已77岁高龄的赵玉情,依然执着地奔走在振兴怀梆、促进传承的路上。为什么这么喜爱怀梆?她无比深情地说:“怀梆是我的精神家园。”  

  都说怀梆的唱腔比较慷慨激昂,比较爽利。可能是长期受到怀梆的浸染,今年77岁的赵玉清走路时依旧快似一阵风,说话像是唱戏。她的身上,没有暮气,而是充满活力。说起自己的故事,她就像是在唱一折怀梆戏,让人听得都醉了。

  赵玉清老人对怀梆从痴迷、坚守到传承,和怀梆打了大半辈子交道,但她依然觉得不够,还要坚定不移地和怀梆亲密下去呢。

  从“陪练队员”到“怀梆之花”

  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赵玉清是温县人,由于父母去世早,她是由奶奶抚养长大的。

  在她小时候,怀梆就像现在的流行歌曲。村中上岁数的人,差不多都会吼上两嗓子。赵玉清记得,秋天,当他们这些小孩子掰玉米时,旁边的老人就会边唱怀梆边掰玉米。那唱腔是那么慷慨激昂,是那么泼辣朴实,让赵玉清听得如痴如醉。

  赵玉清孤寂、清苦的童年,因为怀梆而有了一抹亮色;怀梆,就像拂面的春风,让赵玉清的内心感到温暖、舒适。一听怀梆,她就像是遇到了旧友、故知。

  16岁时,赵玉清看到学校门口贴的沁阳县怀梆剧团的招生广告后,就兴奋地和同学范秀琴去报考。

  复试时,赵玉清被刷了下来,家庭条件较好,长相、穿着都更好的范秀琴被录取。得知考试结果的一瞬间,赵玉清的心像掉进了冰窖里。看到好朋友非常失落的样子,范秀琴对考官说:“要是不录取赵玉清,我也不入团了。”一番研究后,考官竟然同意了:“好吧,也录取她,让你有个伴。”就这样,两个人携手走进了沁阳县怀梆剧团。赵玉清觉得,自己应该算是以“陪练”身份被录取的。

  赵玉清笑着说,当时自己长得又黑又瘦又小,穿的是粗布大腰裤、大襟布衫,被刷下来是很正常的。

  进入剧团后,赵玉清对演员的苦深有体会。无论春夏秋冬,他们每天都要6时起来练功,到打麦场上号腿、踢腿、拿顶、下腰,到河边、井边、水缸处吊嗓,直到练出让老演员称道的“水音”。“刚去是跑龙套,可不练功,连龙套也演不好。”赵玉清说。三个月过去了,范秀琴因故离开了剧团,赵玉清则留了下来。渐渐地,她成了剧团的台柱子,成了远近闻名的“怀梆之花”。

  她参演的《反西京》获新乡地区戏剧汇演三等奖,先后受邀到新乡人民广播电台、河南人民广播电台录制怀梆经典唱段,深受戏迷喜欢。

  “留下来,是因为确实喜欢怀梆,老百姓也抬举自己。另外,有了一个月两块五毛钱的收入,可以给奶奶买油、盐、酱、醋。”赵玉清说。

  没想到,她这一坚守就是大半辈子。

  从学会挑“后嗓”到一炮走红

  桐花万里丹山路,雏凤清于老凤声。

  刚进剧团时,赵玉清不敢多说一句话,不敢多走一步路,来了很长时间了,剧团里的不少人都不知道她叫啥,看到她老实、不爱说话,都叫她“老半闺女”,就是老实闺女的意思。

  团里的老艺术家张树柱、李法贵喜欢“老半闺女”,乐意教她唱戏,教她主攻青衣,兼演老旦、须生、彩旦等。

  李法贵曾语重心长地告诉赵玉清:“玉清啊,如果不会挑‘后嗓’,唱出的戏太平,听众的印象不深。如果你挑一次‘后嗓’,声音特殊,那听众都死死把你记住。”

  所谓“后嗓”,就是唱到最后再挑高八度,更能表达人物丰富的内心情感,更有感染力。过去,怀梆都是男人来演旦角,只有他们才会挑“后嗓”。为了提高自己的嗓音表现力,赵玉清暗下决心:我也要学会挑“后嗓”。

  为了练挑“后嗓”,赵玉清喜欢躲到竹林里去练,那里没人,她练起来就能专注。

  赵玉清第一次在舞台上挑“后嗓”时,台下掌声雷动。她激动得心潮澎湃,但表面上依然平静如常。

  她演过《野火春风斗古城》里杨小东的妈妈,演过《红色的种子》里的花小凤,演过《朝阳沟》里的拴保娘。在这些戏中,赵玉清挑“后嗓”的唱法日渐成熟,直至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。她高亢、婉转的唱腔,经常赢得听众的阵阵喝彩声。

  “她唱的戏不土,听起来洋气。”一名戏迷这样评价赵玉清的表演。

  在唱戏上,赵玉清喜欢“采来百花来酿蜜”, 偷学一点民间艺人的独特唱腔,借用一些其他剧种的表现手法,来丰富自己的表演和唱腔。

  每去一个地方,赵玉清就会打听哪里有谁唱得好,她好上门请教,跟人家学两手。

  有一年,去现在的示范区宁郭镇演出时,赵玉清知道那里有一位叫做拐蓝孩的民间老艺人,她就去登门拜访,听他自拉自唱。让拐蓝孩没想到的是,当天晚上演出时,赵玉清就把他唱腔中的精华部分都运用了。“没想到这么快就把爷们的(本领)偷走了。”拐篮孩无不欣赏地说。

  平时,赵玉清还喜欢听四平调、越剧,将这些剧种的优势拿过来,为己所用。

  赵玉清说:“只有博采众长,怀梆才能枝繁叶茂。”

  从培养“小玉清” 到发挥余热

  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。

  赵玉清现为豫西北地区怀梆剧第五代传人,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,被誉为“怀梆之花”。纵然诸多荣誉在身,但赵玉清仍然有着清醒的忧患意识。她觉得,自己更有责任传承好怀梆。现在的怀梆市场低迷,演员青黄不接,更需要有人站出来为怀梆鼓与呼,脚踏实地地做一些事情。

  多年来,她言传身教、倾囊相授,培养出第六代传人郭儿俊、董秀清、张素礼等优秀怀梆演员。

  每周五15时,赵玉清会分别到沁阳联盟小学、王占小学,教这里的学生唱怀梆。为了传承怀梆,今年10月初,她还到当地一个幼儿园表演怀梆。她希望在孩子们中间,撒下怀梆的种子,说不定就有“小玉清”如雨后春笋般茁壮成长。

  2009年,赵玉清被焦作师专聘为兼职教授,目前已授课300多个课时,教学生彩排了3出折子戏。她清楚地记得,有一次她在焦作师专上完课后,不少学生争相拥抱她。“赵老师,您讲得太好了,我好喜欢怀梆。”一名学生说。听到这句话,赵玉清的心里真是觉得比吃了蜜还甜。

  出于强烈的责任感,赵玉清近几年致力于收集、整理、誊写怀梆老剧本,跑了焦作、济源的很多地方。为了能让更多的人关注怀梆,赵玉清用3个月的时间学会用电脑,将老曲谱改成普通人都能看得懂的新曲谱。

  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赵玉清还有一个梦想,她想办一个戏校,培养更多的“小玉清”,造就更多的怀梆人才。

  “为什么我要这么做?因为怀梆是我的精神家园。”赵玉清一脸幸福地说。(焦作晚报 赵改玲)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